嚴冬,碰觸了空氣的溫度,仿如離別的場面。

我目送他們離開。

記得那漸漸遠離的影子,陽光的角度,海風的味道。

我在想,他們離開的時候,是不是也帶走了那個從前的我。


想起那些簡單。笑便笑,吵便吵,哭便哭,沒有需要額外領會的意義,婉言曲折的表達。若你已感到疲憊,我在這裡。

當離別的次數越來越多,便懂得了不去想。

曾相處那麼爽朗而自然,陽光的溫暖,無法刪除的真實。好像都這樣地遙遠。

是不是走了太久,找不到回去的路。

或許,時光是單程路。

有一種關於真誠的信仰,明明知道規則,卻不想去理會這個世界的複雜。


不想今天我喜歡的你,被明天的我遺忘。

可否爲你寫一首歌,寫在我的血液裏。不想跟你說再見。

若要披上虛僞的臉龐,我願身無分文地赤裸。

吉他劃破了肩膀,我把我們的歌,唱到喉嚨嘶啞。

世界可以馴服我多久。

十年后記起的,還是你。


別苦惱,言辭已是徒然。

一剎那的風景,遠處光影的流動。

心神領會的笑意,無法言語的感覺。

那些大人們不屑一顧的事情,對我而然是這樣不洽當地重要。

什麼時候學會了關於人情太多複雜而仿似基本的道理。

什麼時候學會了瞬間變成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表演得這樣完美。


那些需要被接受的現實。

不想聼人們說不著邊際的,殘酷的輕浮話語。

不想為生活與金錢,成為被認定需要成為的人。

我是我,真正的感覺。

不想再做,麻木的事情,重複地等待巴士。

我想在街上呐喊你的名字,我要和你在一起。


每個晴天,未曾遠離的陽光。

我和你,一起到時光盡頭。

誰,捨得改變。



颯翊 2011 冬 X 2021 夏

DMCA.com Protection Stat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