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thor: monkeys17

影像

忽然想起那時候的你往日的影像在我腦海纏繞 城市的黑白襯託你的樣子鬧熱讓人疲憊你是秋日的微風讓快樂不費力氣 來回放映的舊膠卷想把你拍成电影車水馬龍已消散你是簡單的藍天 城市已繁盛奢侈不想你看見我已熟練的笑容在生活的故事裡變老想過和你渾渾噩噩的日子想讀懂你的每個表情關於你的畫像沒有時光的痕跡 錯過了最後一班車我躺在車站看夜空街燈化作了光影在腦海裡畫你的模樣回憶像一片迷霧醒酒的冰冷的風忽然害怕忘記你的樣子 和我再走一遍那些靜止的時光多想把你看仔細在繁華盛世以前 颯翊 2021 秋

37度的伏特加 如同體溫 你不像是髪膚之傷 舊事是不是一盤蛔蟲 在蠶食著五臟六腑 酒入愁腸 了無心事 我們都不再完整 你若幸運 我是你的惡魔 你若滄桑 我是你的孩子 你若空虛 我是你的船長 跟我離去 遠離那些讓人厭煩的嘴臉 在天明以前 不用清醒 颯翊 2020 冬

忽然搖滾

給我一張白紙 在二百分貝的世界 因憤怒打砸的收音機 畫你的模樣 簡單得很笨拙 在我的世界沒有修飾 白色背景在你身後那麼無聊 你是我的 1977的樂譜 習慣了的太嘈吵的經典 通電致命 你是威士忌的混合體 燒完了這個世界的規則 讓我在另一個世界沉淪 那些羊都去了哪裡 我在人群中看到了你 你聽到嗎 他們不規則的心跳 你幾乎讓舞台停下 剛才畫面蒙了 這位小姐 這首歌彈給你聽 這是我們的秘密 看著我 讓我無法忘記你今晚的美 颯翊 2020 秋

阿佛洛狄忒

你在朦朧燈火裡回頭 有種夜的溫柔 讓人迷戀的 悲劇的枷鎖 當夜的光芒沉沉地睡去 廣場裡鬧熱的煙火 圍繞着孤獨的背影 她眺望遠方的海岸 星辰的光芒落在身旁 河堤上如同燭火的倒影 滿瀉了憂傷 繁星化作閃爍的鱗波 難以釋懷的傷痛 凝視她眼中的委婉 是怎樣的深邃 讓時光交錯 那段未完的旋律 那些溫熱的記憶 彷彿早已傾倒在毒液裡 看時光靜靜地流淌 如同落日的霞光 撰寫一首生命的序曲 當船槳劃過水面 悲傷無聲地蔓延 蓋過你眼裡的憂鬱 讓那些暴風雨的日子 在懷中閉目而逝 或許 糾纏的遺憾 終將如煙消散

叛逆

嚴冬,碰觸了空氣的溫度,仿如離別的場面。 我目送他們離開。 記得那漸漸遠離的影子,陽光的角度,海風的味道。 我在想,他們離開的時候,是不是也帶走了那個從前的我。 想起那些簡單。笑便笑,吵便吵,哭便哭,沒有需要額外領會的意義,婉言曲折的表達。若你已感到疲憊,我在這裡。 當離別的次數越來越多,便懂得了不去想。 曾相處那麼爽朗而自然,陽光的溫暖,無法刪除的真實。好像都這樣地遙遠。 是不是走了太久,找不到回去的路。 或許,時光是單程路。 有一種關於真誠的信仰,明明知道規則,卻不想去理會這個世界的複雜。 不想今天我喜歡的你,被明天的我遺忘。 可否爲你寫一首歌,寫在我的血液裏。不想跟你說再見。 若要披上虛僞的臉龐,我願身無分文地赤裸。 吉他劃破了肩膀,我把我們的歌,唱到喉嚨嘶啞。 世界可以馴服我多久。 十年后記起的,還是你。 別苦惱,言辭已是徒然。 一剎那的風景,遠處光影的流動。 心神領會的笑意,無法言語的感覺。 那些大人們不屑一顧的事情,對我而然是這樣不洽當地重要。 什麼時候學會了關於人情太多複雜而仿似基本的道理。 什麼時候學會了瞬間變成一個自己不認識的人,表演得這樣完美。 那些需要被接受的現實。 不想聼人們說不著邊際的,殘酷的輕浮話語。 不想為生活與金錢,成為被認定需要成為的人。 我是我,真正的感覺。 不想再做,麻木的事情,重複地等待巴士。 我想在街上呐喊你的名字,我要和你在一起。 每個晴天,未曾遠離的陽光。 我和你,一起到時光盡頭。

無可替代

總是不相信,原來有些東西,消失了便很難再回來。 或者是時光流逝的美化,意外的錯誤,讓珍愛的東西一不小心掉進了垃圾堆裏。 任憑怎样懊惱思索。 有太多美好,在消失以前,仿佛都是必然的。 身在其中,这样混混噩噩地幸福。 世上東西琳瑯滿目,既是大有相似者,又怎愁找不到一個圓滿的替代。 於是繼續尋找某種相似的安慰。 那仿佛是自我催眠的一場夢。 直到一天,忽然驚醒。 原來正是那種遺憾,才讓人如此愛上。 那麽也許,它本來就無可替代。 按:我在寫什麽,是不是我的電腦?? 颯翊 2011 冬

藝術與現實

暴雨和垃圾箱。 L在暴雨裏狼狽地行走,作爲表演藝術係的學生,對於臉上此刻使用著沒有防水的妝容始終感到心虛,期盼街上千萬不要有無謂的Youtube黨,或者是十三點的照相情侶。 可惜街上空空如也。 一個破落的垃圾箱發出腐爛的味道,狂風之下,味道更加顯然。 她忽然感到一陣孤獨,一種失去保護的悲傷觸感擴延全身。 還沒有到,電話剛好又沒電了。 空曠的大街濕漉漉的,寒風絲絲透進昂貴的高級短裙,沒有辦法,這季的都那麽短。 潮流,不穿白不穿。 對於此刻的自嘲,她莫名地感到一種不能承認的的自討苦吃,因此忽然無法自控地惱怒。 每個月的那幾天。 與高級短裙撞了顔色的高跟鞋以每秒將近八Newton的力度左右撞擊著地面,卡在了一處市政府圖案的渠道蓋裏。 所有拔出來的努力都仿佛徒然。 她總是想畫這城市的雨夜,充滿藝術風采的氣氛,浪漫的夜色,和那些飃來飃去的雨。 可此刻的L卻只想辱駡著渠道蓋,還有上面的市政府團案。 眼前那些粉刷了無數次歷史文物建築上的羅馬數字,此刻有著多麽可憎的面目,宏偉的歷史無從考究,化成了流暢的謾髒話。 一輛出租車駛過,濺起的水讓高級裙子終告報銷。 片刻后,她打了一個電話給她的男朋友。街道旁的電話亭連接了下一個受害者。 暴雨漸漸掩蓋高腔的駡聲。 十九世紀的建築物沉默著,看那現實裏的藝術。 颯翊 2014 冬

24.5

1. 聽著歌到一半以為自己有偌大的感觸,紙筆在手裡時卻發現其實自己只寫了三行便去了看電視 2. 又忘記了帶鑰匙 3. 友好地跟不想打招呼的人打招呼,然後自我感覺良好 4. 一副處變不驚的樣子去處理本來就很驚險的事情 5. 發現這個世界其實其他人是立體的 6. 以為自己有很多事情要想,其實沒有多少,然後發現不想它們世界末日並沒有來臨 7. 手機又沒電了 8. 存款急劇下降,然後驚覺自己需要賺回來 9. 傳說中會心的微笑其實很尷尬 10. 在超市又買漏了東西 11. 發現有些事情無法再擁有,所以只能珍惜 12. 以為自己的感概是不想成長的精神病,然後發現每個人都有,只是徵兆不明顯 13. 嘗試迎合世界的規律 14. 然後在打破它們的時候暗自感覺良好 15. 還是不太會用Word 16.

英雄

一觸即發 , 你是否依然記得,煙瀟裏呼喊的名字。他們説,那是個不可能的任務。 或者瞬間終結,或者血肉模糊。 泥濘,鮮紅,都刻著一道光榮。 那些未有被記起的名字。 是傷痛,還是榮耀。再勇敢,都要懂得麻木。那些孤獨才懂的事情。 總要犧牲,總要力守。記得誰在身旁,瞬間離去前的模樣,子彈與傷痛襲來,要怎麽反應。 應該痛哭,還是遺忘。 戰役與回憶,如同鮮血與光榮,埋在了看不見的地方。 萬人裏,我記得你的名字。 誰願,做英雄。 記諾曼地搶灘登陸 颯翊 2017 夏

她回頭,像是半個靈魂 在離我很近的地方 燒完的烟蒂,沒有話語 因爲傷痛 仿佛再也無所謂 她的快樂這樣簡潔 像個孩子 隨風滑翔的風箏 輕得快不存在 日光照耀的時侯 因爲真誠,為簡單赤裸 肌膚下的傷痕,清晰得幾乎觸碰得到 凹凸不平的美,她説她不在乎 可她依舊在這裏 倔强得不願離去 冰冷的空氣 她訴説那個故事 我開始看著她 因爲真摯 了無遺憾 她的悲傷這樣淡然 緩慢了時光 冷卻的酒 行走的鐘擺 寂然的目光 因爲懂得 便不懂言語 那些不再新鮮的故事 在空氣裡漸漸沉沒 等待忘記

DMCA.com Protection Status